区块链技术的开源与商业化——记首届全球区块链技术发展论坛对话

2017.06.12

导读:2017年5月27日,首届全球区块链技术发展论坛(Global Blockchain Technology Development Forum,GBF)以“聚智、聚焦、聚筑”为主题,在贵阳隆重举办。

本次论坛在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工业和信息化部、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贵州省人民政府指导下,由数博会组委会主办,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贵州双龙航空港经济区管委会承办,北京泰尔英福网络科技有限责任公司、江苏华信区块链研究院协办,并获得了量子链基金会等全球50家知名区块链企业的支持。

工信部信息化和软件服务业司李冠宇副司长、贵州省通信管理局郭智翰副局长、贵州市委常委杨赤忠副市长,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刘多院长出席,来自于全球的400多位业内顶级专家、学者以及研究机构和企业的代表参与了本次论坛,一起洞悉“区块链的现状与未来”。

论坛现场,来自ConsenSys、超级账本、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量子链、普华永道、IBM的多位重磅嘉宾,分别代表区块链产业链上的标准制定与产业化、技术开发、商业应用与落地、投资方等各方,就“区块链技术的开源与商业化”发表了各自的见解,展开热烈的讨论。以下内容为根据对话记录整理。

讨论主题:区块链技术的开源与商业化

讨论背景:在区块链产业的商业化过程中一定会选择开源吗?那么,如果我们的底层基础企业没有办法做到通过研发软件来盈利的话,怎么有动力推动区块链的发展呢?这是一个悖论吗?

讨论嘉宾:

第一位是ConsenSys企业总监Brent Xu,ConsenSys是以太坊方面最大的公司;

第二位是超级账本(HyperLedger)亚太区副总裁Julian Gordon;

第三位是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技术与标准研究所副所长何宝宏;

第四位是量子链高级工程师徐小龙先生;

第五位嘉宾是普华永道风险及控制服务合伙人季瑞华先生。

第六位嘉宾是IBM开源技术与开放标准总监程海旭先生。

主持人:国家“千人计划”全职创新人才、北京航空航天大学著名计算机教授蔡维德先生

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产业与规划研究所实际上是致力于信息通信行业的产业变革、创新,产业发展规律、趋势,包括产业发展的规划,信息通信技术设施的规划,这样的一个研究机构。今天,非常难得有这样的一个机会与大家就区块链在金融领域的应用做相关观点的分享。

刚才我们谈到,很多区块链都是开源的,他们觉得比较难。区块链为什么要开源?或者,为什么不开源?开源的话怎么赚钱,不开源的话又怎么赚钱?

ConsenSys Brent Xu:

从不同的角度去看技术和环境的话,就需要进行区分。一方面,有一些(区块链)可以用于不同的用户场景。说到开源,看看以太坊他们开放了什么,还要看一下这些开放的代码,因为以太坊让人们可以用不同的框架、不同的工具去创造应用程序,同时他们也可以接入这些工具,这对他们来说是非常重要的。我们不希望会造成这种供应商的垄断,或者说一定要用一个软件才能够完成这件事情。因为开发者的社区都是开源的,我们希望能够把技术开放给大家,希望开放给整个社区。而且,我们也提倡这样的一种开源态度,这样的一种共识,也非常支持这样的一种对于大家都有益的环境,让大家都可以去用这些协议去进行后续的应用程序的开发。

超级账本Julian Gordon:

这个问题其实就是说,开源和不开源有着什么样的区别?有一个例子,就是Linux,因为它是最大的协作性的项目。还有我们超级账本,我们都是建立在一个核心的基础架构之上的,这些基础架构一直延伸到应用层,所以,我们认为可以创立一个非竞争力的元素,在开发核心时不需要有那么多的竞争力。它可以为金融科技,为供应链来开发这些应用程序,而且也可以选择要不要去使用这些。

如果再看我的职业生涯的话,我之前在惠普,还在微软等工作过,他们也有非常好的操作系统,但最后他们却无法成为一个社区,在这个核心当中,社区是非常大的,而且有很多开发者。以太坊这个社区有很多的会员,所以如果我们有这种核心的话,就能够创造这种规模,而且可以让技术更快地发展。无论是美国,还是中国的会员,都采用同一个合作方式去工作。在Linux基金会,有政府的参与,要确保我们有一个非常活跃的社区,他们都专注于技术的开发,如果能够实现这一点的话,我们就可以更好地去做开源的技术。当然,他们也希望赚钱,他们不希望是免费提供服务,比如说有一些可能具有竞争优势,可以让他们去赚到钱的,但是我们还是开源的,我们是开放的。

信通院标准所何宝宏:

开源现在已经成了整个行业创新的驱动。现在不是开不开源的问题,而是要做生态,不开源无路可走!除非已经成为区块链行业的顶级老大,否则面对的选择只能是开源,所以这是没什么需要/可以选择的一个路径。

量子链徐小龙:

我们量子链的项目来自于开源的社区,我们用到了比特币和以太坊的技术——这两个都是开源的,所以从本身而言,我们是开源坚定的支持者。而且,区块链从诞生开始就是一个带着开源基因的技术。大家都说区块链是一个可信任的去中心化的技术,那么这两个关键词——“可信任”与“去中心化”,我觉得都依赖于开源的方式,如果代码不开源,那么我们凭什么相信你?其实代码的开源也是一种去中心化的方式,如果代码属于一家公司,这家公司就能控制这个软件的走向,但是如果代码是开源的,我们可以共同来维护这个项目,可以让它变得更好。所以,我们(量子链)是开源区块链的支持者。

普华永道季瑞华:

从一个专业咨询公司的层面,普华永道和客户一起去搭建基于区块链的应用,前几个区块链支撑的应用应该在今年六七月可以商业上线。从这个层面来讲,我们一直相信区块链并不是一个应用系统。其实今天在我们和一些客户一起去看一些项目的时候,还是感觉到大家经常把区块链作为一个商业应用去套用到他们的业务上。实际上我们真正搭建的是一个(区块链的)生态圈。在这个生态圈的前提下,开源显得非常重要!因为大家一起共享,一起去努力,一起在这个基本核心的基础上去增加一些价值。

蔡维德教授提到怎么赚钱,可能大家还记得最初电脑游戏出来的时候需要买点卡,通过上网时间来赚钱。今天,这个游戏已经可以免费下载!所以,价值所在非常影响商业模式。现在不是说投进去开发就不赚钱了,开源就不赚钱了,而只是转换商业模式而已!比如,在我们参与的这个项目里面,我们的价值实际上并不是纯粹地体现在卖软件,我们要去保障这个区块链的可信,要保障其企业价值,这样,我们的商业模式和盈利机制并不是单纯依靠卖软件。

IBM程海旭:

大家好,我在IBM负责开源技术和开放标准。大家从我的衣服上可以看到,前面后面都印有“open”英文,所以,我是支持开源的。有很多开源的例子,我讲讲在做区块链的时候IBM为什么选择开源?从三个角度讲。

第一,区块链对社会的价值。互联网改变了我们交换信息的方式,区块链将会改变我们交换价值的方式。互联网之所以成功,开放的标准是功不可没的。我们认为,区块链不应该被一家投资和控制,而应该是开放的,让整个社会来参与、受益。这是第一点。

第二,生态。刚才何博士和几个嘉宾都提到了,从生态的角度讲,中国有句古话叫“众人拾柴火焰高”,英文也有类似的一句话,用中文来说就是“水涨船高”,不过,推高的不只是一条船。所以从生态的角度而言,开源以后,大家一起把蛋糕做大,然后一起来共享成果。这是从生态的角度。

另外一方面,开源就意味着选择。刚才这位嘉宾也提到了,如果不做开源,有可能供应链锁定。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开源给予了更多的选择。另外,我的一个同事引用过一句话:无论你这家公司多么优秀,拥有多少优秀的人才,一定还需要引进更多的优秀人才。所以,这就是开源给我们带来的价值。

我们的嘉宾都是支持开源的!

英文有一个说法是“帮魔鬼说话”,我今天就问一些问题:第一,为什么人民银行最终选择的是不用开源的数据库?刚才不是说开源数据库更加可信吗?所以,不能说开源就可信。第二,我再举个例子,大家看到的都是成功的开源项目,那我们有多少失败的开源项目?失败的开源项目都没听过。假若今天有一个团队或者有一个公司或学校想要做一些事情,面临的选择是要不要开源,这是一个生与死的问题。对于一个公司来说,随便就说“你必须开源”,那实际上等于让别人拿走他的技术,所以事实上还是有很多公司选择不开源,特别是小公司,他觉得开源还是不太可靠,不太靠谱,所以这是一个很实际的问题。今天我们这么多开源的支持者都在这边,你们对刚才我的想法有什么意见?大家可以发表发表。

信通院标准所何宝宏:

刚才我已经表达了我的观点了,顶级的企业可以不开源。行业第一的企业从来都不开源,一般是从行业第二后面的开始抱团取暖。那么,抱谁呢?只能抱社区。开源和闭源之间不是绝对的,是相对的问题,开源到一定程度很多时候就又走向了闭源,这是一个螺旋的问题。开源还是有很多问题的。

量子链徐小龙:

我个人认为开源有时候是一种以退为进的方式,就是说看似是把自己的技术都开放出来给了别人,但其实你可能收获到的更多。因为区块链这个技术现在是刚起步,并没有说真正的到了一个非常完善的程度。同样的,如同之前特斯拉在新能源汽车领域,特斯拉刚出来的时候就说把自己的专利、代码全部开源,那个时候与其竞争的不是其他的新能源汽车,而是很多传统的汽车商,比如通用,这时候把自己的专利释放出来,其实是一种以退为进的方式。今天我们再来看特斯拉的商业化,可以看到做得还是很不错的。

普华永道季瑞华:

我们这个时代变了,可能二三十年前当信息技术刚刚起步的时候,确确实实有很多很有想法的开发了一些新的技术。当时我们叫创新,实际上是核心技术的创新,芯片更薄了,甚至是速度更快了,概念和技术上都非常新。区块链的核心组件,包括分布式数据库、加密算法,实际上都存在了很多年。区块链其实本质上是技术的一种整合,而且不仅仅是技术整合,还是商业模式的一个提炼,一个提升。所以,区块链本质上是支持开源的一个结构。只有在开源的大环境底下,它才可以发扬光大。我们可以说是编码者把这个技术贡献给大家,大家把这个技术继续发展。你必须要把这个技术按照你的需求去进行一个调配,而不是把那个技术生搬硬套放到你的业务上。所以在这个过程中,其实大家必须得相互学习,相互交流沟通,才能够真正体现出区块链所带来的好处

IBM程海旭:

我刚才说了很多开源的好处,同时我也从广义的角度来说开源并没有什么更好。开源的好处,从生态的角度等等我们都提了,对用户来说,好处是开源是免费的,拿来就可以用。但是开源有各种各样的途径,把它集成到一起以后,才能够变成客户能用的解决方案,整合完了以后,用户还是有了主动选择的权利,因为他要选择可靠厂商。用了这个解决方案以后,谁来服务,有了问题找谁去,这是开源遇到的一些问题。怎么解决呢?IBM提倡开源,我们有一个叫Open club,当时贡献了大概44000个代码,有35个研究员,100多个架构师,现在贡献出来的可能就更多了。我们做了一个东西,叫IGSDN。我们在开源之上又加了一些额外有价值的东西,然后把它做成BSS,在IBM的云上提供成一种服务,这样集成和服务的问题都解决了。所以,在开源社区上加一些有价值的东西,把由开源而来的弊端规避开来。

有人说开源是一个羊毛,刚才讲他把他的软件开出来,为什么呢?因为他是根据硬件做的,他把他的软件开出来,就造成有大量的供应商出来。而且如果有其他的供应商进来的话,会碰到问题。所以,每一家开源都是羊毛;或者是他是老大,因为他有钱才开源,不然的话还是有点问题。对此,大家可以评论评论。

ConsenSys Brent Xu:

我讲一讲不同的观念。从以太坊角度上看,如果想了解开源,可以从代币经济的角度去看,我们说到了用不同的方式去接入这个技术,去利用已经发明的这些技术,如果你再深入看一看这种代币化,现在有不同的类别都是用代币的技术,可以看到个人是可以参与到这个环境当中的,同时也能够接入到不同形式的区块链当中,可以去利用这个平台,而且它也带来了更多的机会,可以实现去中心化,这样所有的编码者不会只是受限于一个供应商,他们可以在不同的参与方中去进行开发和接入。这一种新的基础架构就是我们运作的方式了,我们希望共同合作,这样我们就可以形成不同的动态,让经济可以实现一个更好的利用。

这又回到之前的一点了,那就是涉及到更多的这种私有化,那就是信息数据的私有化,还有一些私有链,还有这个公有链之间的区别,到底这些平台如何互动呢?肯定也会有很多的动态因素。还有区块链之间要实现一个可互操作性,我们还要实现私有链和公有链之间的互动和互操作性。所以我们现在要从不同的角度去看这个开源的问题。现在已经开发了很多的软件,这个软件可能无法适应未来的需求,而且这个软件跟过去的软件也会有很大的差别,同时利用这些软件的方式以及利用这种代币经济的方式也会跟过去有所不同。我们当然都是希望尽快地去发展,去开发区块链。我们都是希望世界上最聪明的人,不管他们是在哪个国家,都能够去开发区块链。所以我觉得开源就是一个非常好的方式,任何单个的公司或者任何单个研发的经费都无法支持开发,所以在区块链领域我们是希望开源的,开源才是开发区块链的正确模式。

但是问题是具体怎么做呢?治理是非常重要的形式,比如Linux基金会我们就要确保能够保护开发者,而且如果他们想要参与的话,不管是制造业,还是医疗,还是其他的行业,要确保这些行业能够参与。我们要有一个健康可信的生态系统,我们也做了很多的项目,所以我觉得开源是一个正确的方式。当然,要具体去做也不容易,所以我们要区分什么是好的开源,什么是成功的开源,这个就是我们的观点了。所以,就是要做正确的事情,要互信。因为之前你也说人们会不会有羊毛,会不会是作弊,所以我们必须要有治理来解决信任的问题。

信通院何宝宏:

我们谋略可以分为阴谋、阳谋。但是还有无谋,有勇无谋,你没有谋略,他给你提供了一个共赢的方法,你选还是不选?既然是能够共赢,为什么不选?既然是一个共赢的局面,对于整个行业的利益最大化来说,我们需要尽快地确立标准,而不是几十年定不下来,既然我有这种阳谋,我加快标准,让整个行业加快协调形成,降低成本,为什么不去做呢?你既然创不了业,为什么不去找一份工作呢?这是我的观点。  

量子链徐小龙:

我们现在其实都希望区块链能够更快地发展。但是,怎么样才能更好地发展呢?如果说我做了一个公有链,但是我是闭源的,有人会用吗?没有人会用。你如果不开源,我觉得就很难让更多的人去接受自己的东西,所以这是现在的一个局面。但是我不认为真的说开源跟闭源就是完全对立的。因为之前有人说过开源其实也是个相对的事情,公有链向所有的人都开放代码,联盟链可能在合作的企业之间开放代码,也是一种内部的开源方式。所以我觉得不管是阴谋也好,还是阳谋也好,其实不会影响我们发展。   

普华永道季瑞华:

这个我同意。大家记得最初的时候你打开一个网页,你可能打开另外一个就打不开了。你想看一个媒体,你用的工具不对就打不开了。我们如果有了那个经验,走到今天,我现在拿一套平板,我看一个电影,我现在不会再问这个电影是什么格式的,它存储在什么平台上,已经不重要了。大家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方式。所以如果往下走,大家都认同区块链会改变我们的生活,唯一的方式就是要做到互联互通,必须有相关的一些支撑机制,这里包括法律法规,要快速地实现这个目标,大家只能有一条路走,就是一起合作,一起协作来走向共赢,所以这才是一个必然的关系。

   

IBM程海旭:

刚才蔡教授提到,开源有成功的,也有失败的,然后刚才Julian Gordon也提到开源很重要。我们观察到,你要想开源项目成功,你必须是OPEN的治理模式,治理模型一定是开放的。如果是一个公司自己玩,如果技术方向还是他自己说了算,什么东西都是他自己弄,这跟闭源没什么区别,所以这种开放的治理模型让每个贡献者在这个开源社区里面都有声音,对社区的贡献能够被认可,这样才会让开源社区健康的发展,也会让开源项目变成功。所以这个回到生态,因此开源是一个生态,是一个社区的问题。

非常感谢各位嘉宾的观点、论述。我们剩下两分钟,大家有没有什么最后想说的?就用两分钟跟大家分享一下。

超级账本Julian Gordon:

我想说的是每个人都要去参与,参与我们的开源社区,然后去开放,这样我们就可以有更多的项目,就可以有更多的成就。

信通院何宝宏:

标准也走过了开放标准和封闭标准,今天的开源标准就像开放标准,毕竟开放标准还是主导地位。 

IBM程海旭:

我完全同意何博的意见。比以前的标准组织更灵活,更快。刚才有人问我怎么加入我们的社区,如果大家不知道怎么加入,欢迎找我,我们一起把社区做好,然后也欢迎更多的人加入。 

普华永道季瑞华:

补充一句,希望得到大家支持,因为我们在研究什么呢?大家都知道区块链是公开、可信、透明的,最后有一点,写到区块链上的是一个事实,但这个事实是不是真相又是另外一个问题。我们希望能够使得写上区块链的事实都是真相,为此我们正在研究,也希望大家可以一起参与这项工作,共同探讨。

今天报告内容就这些,谢谢大家!